<track id="WNqQozX"></track>
  • <track id="WNqQozX"></track>

        <track id="WNqQozX"></track>

        1. 故事总共有两条线,以咆哮山庄与画眉山庄为基点而展开的旧日恩怨,和以“我”作为房客踏入咆哮山庄为时光起点的今日听闻。这两线是从时光而言是平行的,但是在空间上又是融合的。而故事外同样有两条线,看《咆哮山庄》的我们,和我们仿佛就是那个误入咆哮山庄的房客,在床上听着丁太太缓缓诉说旧日的恩怨。这两条线从空间上是平行的,但从时光是而言,却是重叠的。

          我们能看到,咆哮山庄是暴力的。无论是谁都走在暴力的边沿,亨德利把暴力发泄给了除了他妻子以外的人,而希思克利夫这把暴力施加给了所有他冤仇的人。凯瑟琳则在暴力与沉着中彷徨,而埃德加在面对希思克利夫时,暴力便会刹那点燃。哪怕是小林敦,他心中也藏着暴力与自私,他情愿受到他父亲打的人是爱他的小凯瑟琳,在凯瑟琳嫁给他之后,他对LISBON.凯瑟琳更是一种精力上的暴力。这些暴力在激起了剧情的豪情的同时,也损坏了故事中所有人的爱情——亨德利爱他的妻子,但是他却把暴力施加于他无辜的儿子;希思克利夫爱凯瑟琳,可是他把暴力释放于一切无辜或不无辜的人;埃德加爱凯瑟琳,可是凯瑟琳却走向了猖狂的边沿。

          我们能看到,《咆哮山庄》的真爱情被暴力完整损坏。本该是美妙的爱情,却在暴力的影响下给予作为读者的我们繁重的压力,犹如咆哮山庄。暴力点燃了故事的豪情,让浏览者欲罢不能,但也在损坏着爱情。而到底是什么引起了暴力呢。

          很庞杂,我不知道是否能就这样概括为愿望。哈里顿就像是凯瑟琳,也像是希思克利夫。希思克利夫阅历了小时候的被溺爱,和长大之后的被虐待与被冤仇,直到出走之前的那一刻,他更是阅历了被摈弃。他获得过美妙,所以他比一般人更盼望接触美妙,然后在漫长时光的消磨下,他似乎适应了一切粗糙的生涯,直到有一天凯瑟琳彻底变了。她从咆哮山庄走进了画眉山庄,然后从一个肮脏的小姑娘变成了一个虚假(并非贬义)的女生。这一刻,希思克利夫与凯瑟琳便划下了深深的不易察觉的隔阂。希思克利夫盼望获得凯瑟琳的爱情,他或许只剩下这一样东西,但是凯瑟琳做出了社会心义上应当做出的选择——她嫁给了埃德加。希思克利夫爱凯瑟琳,他也恨凯瑟琳,他同时更恨埃德加。因为是埃德加抢走了凯瑟琳,更因为埃德加或许曾经是他盼望成为的人——白皮肤,卷发,聪明的样子——一个可以轻松获得凯瑟琳的样子。但他不能把这个愿望说出来,于是为了掩饰这个愿望,他下意识把冤仇放大,蒙蔽了自己的双眼。他冤仇起埃德加。而同时,埃德加也冤仇着希思克利夫,因为他或许能意识到凯瑟琳真正爱的人是希思克利夫,而他更盼望凯瑟琳真正爱他。所以,他同样盼望成为变成希思克利夫——一个被凯瑟琳真正深爱的人,然而他作为丈夫的自尊心并不容许他有这样的盼望,于是冤仇也在他无意识下盘踞了理智,而暴力成为了手腕。

          可以看出《咆哮山庄》充满着并非正常审美意义上的“美”,然而却仍带给读者心灵上的冲击,以及某种水平上悲剧意义的怜悯和洗涤——这同样损坏了亚里士多德《诗学》的概念。就和《蝇王》一样,《咆哮山庄》更像是审美丑的一次成功。“丑”——弥补美空区的另一个美学概念,弥补了咆哮山庄的全部氛围——哪怕是明艳的天,哪怕是小凯瑟琳骑着她的小马冒险,读者能仍然感受到不远处压制的咆哮山庄正在蔓延着它多年来的腐臭和孤寂,甚至一次又一次波及画眉山庄。暴力与愿望,冤仇与逝世亡,一次又一次在咆哮山庄和画眉山庄上演。而把“丑”应用的最好的,个人以为是希思克利夫逝世前的那几天。希思克利夫、绝食、黑夜的游荡、阴沉的笑颜、凯瑟琳的鬼魂、奇怪的动作,以及,开着窗的暴风雨和带着笑颜逝世去的苍白的希思克利夫。作者仿佛把所有奇怪的动作和怪异的表情都附加给了希思克利夫,让他身边始终缭绕着阴沉和奇怪,然而这些诡异的东西最终却凝结成为摆脱——精力与肉体意义上的摆脱。丑最终变成了美,恨最终变成了爱,暴力最终变成了安静。咆哮山庄的故事在希思克利夫的逝世亡下彻底停止,然而新的咆哮山庄的故事,在哈里顿和小凯瑟琳的欢笑中演变。